首页 E墅生活 S生活历 Z生活派 B生活的

举家回马享温情‧红彤彤热闹过年

发表于2020-06-16
举家回马享温情‧红彤彤热闹过年正当越来越多人趁新年期间飞往国外旅游兼避年之际,原来有许多原本就在国外生活的大马人,都趁佳节期间纷纷回国,以期与亲友共聚一堂,过一个有年味的年;国外的农曆新年,尤其是西方国家,根本就不算什幺重大节日,更不用说有任何的新年欢乐气氛了。大年初一照常开工、街道冷冷清清没有年味、新年歌曲从不随风飘送、电视节目也见不到任何一个年的红字……这样的年过得太没意思了。“还是返马过年好,孩子知道什幺叫过年,懂得什幺是红包,年在他们幼小的岁月中,至少还是红彤彤的、热闹闹的。”拥有澳洲公民权的大马籍会计师许文瑞分享表示。许文瑞把3岁半的儿子惟杰和1岁又2个月大的宝贝女儿惠祺抱在怀里,一边教他们举出“恭喜发财”的手势,一边吩咐他们在新年期间若见到长辈就要道“新年快乐、恭喜发财”。虽然两个小孩半懂半疑问,并露出奇怪的眼神望着爸爸,但这却一点也不减许文瑞的兴緻,他继续重複着教导他们的招牌动作,一边说:“孩子,我们这就叫过年啦。”许文瑞在澳洲生活了20年,是一名专业会计师,在前15年还是单身贵族的时候,文瑞鲜少回大马过年,每一年的过年,几乎都是静悄悄的一个人在澳洲度过,有时候大年初一还要开工,甚至也曾经夸张的试过,连几时过年也忘记了。无论如何,在5年前结婚并诞下小孩之后,文瑞对“年”的意义起了极大的转变,“我觉得还是回大马芙蓉的家过年比较好,至少让孩子知道什幺叫农曆新年,让他们感染新年的气氛。”一家四口,包括太太胡艳霞和两名孩子的飞机票再加上杂费,返马一趟就要花去大约马币1万令吉,但文瑞觉得这一笔钱还是省不了,否则一旦孩子越来越大,就不知道何谓华人新年了。提起在澳洲的农曆新年,文瑞只用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静”,这“静”可不是普通的静,而是静得离谱,静得嗅不到一丝丝年味的静。“没错,尤其我们是住在澳洲墨尔本的洋人区,过年更是静得厉害。刚刚开始第一年还真的很不习惯。也因为这样,在接下来的过年,我们都选择回大马过,不想留在澳洲。”艳霞补充道。澳洲过年的情景是怎样的呢?“当我还是单身时,过年的名字就叫‘寂寞’,由于没有家人,除夕没有所谓的团圆饭。再说在澳洲,农曆新年也不是公共假期,所以还是一样要上班要开会,要从早忙到晚。”在澳洲的农曆新年没有年的味道,也因为没有年的味道,因此就没有过年的心情。“有时候会和当地的华人朋友聚会,大家约出来吃个饭,但也不会特别选在除夕或年初一,反而我们会牵就週末的日子,大家不必拿假,只会聚个会烤烤BBQ。”如果记得,文瑞会在除夕夜趁家人在吃团圆饭时,抽空播远途电话回家,向家中长辈和兄长隔空拜年,趁机感染透过电话线从芙蓉传到澳洲的年味。婚后组织了自己的家庭,文瑞反而会刻意营造有气氛的新年,“我会想办法申请一个月的长假,带家人返马过年,陪陪太太孩子,还有看看家中年迈的双亲,这就很满足了。”太太艳霞表示,他们希望在孩子小的时候,灌输他们年的意识,让他们知道什幺是“年”。“趁他们还没有上学,还可以每一年带他们回来感受什幺是年。前后回过来过年两次,现在提起过年孩子就知道过年有红包,穿新衣,有舞狮,还有很多新年布置和年饼……我不晓得当孩子渐渐长大之后,还会不会再随我们返马,我只知道我们要珍惜现在,让孩子知道什幺是年。”澳洲墨尔本过农曆年比散场后的戏院还要静,艳霞自製新春年味,让洋人区恭贺新禧歌声飘扬。艳霞指出,他们都住在洋人区,打开门就是洋人家庭,因此过年的年味就更难见,“如果是住在华人集中区,那年的味道还会散发出来,至少家家户户还会有一些基本的新年摆设,让人感染年的气氛,但我们那一区真的比什幺都还要静。”就因为如此,艳霞突发奇想在家DIY新年年味。“我会在家里播放新春贺岁歌曲,这些唱片都是我早前从大马带过去的,趁年差不多来临就準时播放,听到新年歌人自然也会变得有年的感觉来。”再者,艳霞会和家人到唐人街走走逛逛,感染难得的新春气息。有一次没有回大马过年,艳霞特地和家人到华人餐厅聚餐,观赏只有在华人餐厅才能看到的舞狮表演,以咚咚鼓声驱赶心中对大马家乡的思念。小朋友会不知道什幺是农曆新年吗?文瑞和艳霞目前比较担心的,是在澳洲或其他西方国家长大的华人小孩,会不会因为在国外根本感染不到“年”的气息,因此会一步一步忘记什幺是过年?“我相信华人孩子不懂得什幺是过年的事迟早会发生,就我身旁一些澳洲华人朋友的孩子身上,我就看到了这一点。”原来,有一些澳洲华人朋友的孩子,即使父母亲有回乡过年,他们也因为在澳洲有了自己的朋友,又同时,即使返回父母的家乡也没有熟悉的亲友,因此在种种因素之下,拒绝陪同父母回乡。“这其实是相当难责怪他们的,换成是我们回到陌生的环境也很不习惯,无论如何,我觉得这方面家长应该做一些事,让他们的孩子明白,华人就一定要过农曆新年。”而肉乾、年饼最诱人,还是家乡的年最好!回到家乡过年,除了可以和亲戚朋友共聚一堂之外,另一件最叫文瑞和艳霞高兴的,就是可以重温家乡的美食,以及绝对不容错过的肉乾与年饼。“回到家乡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光顾这里的小吃档,因为在澳洲根本就没有机会吃到,回到来还不尽量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对了,在澳洲也根本吃不到过年的年饼,鸡蛋卷啦、花生饼啦,统统都吃得我们真呼过瘾,太好啦。”还有一样新年必吃的美食,就是肉乾,“在澳洲的肉乾都烧得不好吃,我们一整天从早吃到晚……每次回去,身体都会重几公斤哦。”/副刊‧报导:高宝丽‧2008.02.12
上一篇: 下一篇:

大家正在看